落风影每走一步,都感觉脚步特别的沉重,胸口更像是被千斤巨石压着似的,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。但

   想着他和她马上就要拜天地,他心里又有一些兴奋,还有说不出的激动。不

   管中间他们发生了多少事。他

   年少时的幻想,终于要实现了。

   “浅浅,在去神台的路上能和我说说话吗?”落风影开口道,或许这是他们最后说话的机会了。“

   你想说什么?”南宫浅淡淡道。“

   你现在是不是在恨我?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“可我现在很高兴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天。”

   “落风影,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学习怎么爱人,你现在这样对我的爱对我来说,简直就是灾难。”南宫浅笑道。

   落风影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,“以前我只想对你好,把最好的给你,可是最后你还是离开了我,甚至心里没有了我,虽然你现在恨我,但至少你记得我,在我身边。”

   “所以你才这么极端吗?”南宫浅无奈的苦笑。“

   邻家小妹纸独居花房清新照

   是,这样挺好的,虽然你不开心,你不恨我怨我,但至少你在我身边,是我想要的。”落风影边走边说,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。南

   宫浅侧身朝他看去,看着他脸上的笑容,莫名觉得心酸,她快速收回目光不再看落风影。不

   管他是爱她还是不爱,对于他这种爱,她都是反感,甚至怨恨的。

   一步一步……

   两人终于到了神台下面。南

   宫浅看着那一阶阶由青铜制造成的台阶,神色一片平静。这

   个神台不是普通的神台。而

   是宇宙中心最强的一个神器。

   “这是我们第二次来这里。”落风影看着她说道。

   “我们以前来过?”南宫浅问。

   落风影点点头,“那个时候绝叔鸾姨刚陨落,你来了这里,你发誓要为他们报仇,但最后你食言了,你忘记了战无极是你的仇人之子。”南

   宫浅抿着薄唇,神色清冷,这件事在以前的日记里她见过。她

   是后面才知道战无极是仇人之子。那

   段时间,她很痛苦愧疚矛盾纠结。

   但最终,她和战无极都决定放弃上一辈的恩怨。“

   战无极是无辜的,我父母死,他父母也死,他没有参与当初的战争,我也没有参与。”南宫浅淡淡的说。

   如果他们都能放下,为什么不放下。

   是命运让他们爱上了对方。

   落风影脸色沉了沉,这个时候,他还在偏袒战无极,突然,他看向她,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难

   道她想起了一切?

   “水月宫里有我曾经遗留下的一些记录,我看过了,走吧。”南宫浅说完率先迈步朝台阶走上前。等

   他们到了神台上面后,一切就会结束。

   这世间不会再有她,也不会再有落风影。

   就是不知道七杀是否在落风影身上。

   如果是,那就更好。到

   时候可以让他一定灰飞烟灭!

   落风影一步步朝台阶上面走去,脸上缓缓露出笑容。片

   刻过后。

   两人到了神台上。只

   见神台中间有一个祭台,祭台上面是一个很大的青铜香炉。

   南宫浅抽出自己的手,一步步朝青铜香炉走去,最后站定,目光直直的盯着它。

   落风影跟了上去。“

   你今天要跟我同归于尽吗?”落风影看着青铜香炉说道。南

   宫浅抬头看着他,“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我要做什么?”

   “是,我知道。”“

  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?”南宫浅拿出天眼血晶。

   落风影微微笑,“我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起,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消失在这天地间,我觉得挺好的,至少我们死在一起,战无极他们也得不到你。”“

   你说得对,因为我,你才要破坏宇宙,所以我们应该一起消失。”南宫浅摸着天眼血晶。“

   浅浅,你真的不后悔吗?我们或许会灰飞烟灭,你不会再有机会转世,你再也见不到小太阳和小月亮,还有你的家人朋友。”“

   只要他们好就行,如果活着,我一直要被你困着,他们一直要忐忑的生活,倒不如牺牲我。”

   “你对所有人都好。”落风影心里十分的嫉妒。

   “无极,你应该放了他。”南宫浅看着他笑。

   落风影皱眉,“你知道他没死?”

   “是,心头血我已经让人送给了他,他现在应该得到自由了。”南宫浅微微笑,随即咬破手指,将鲜血滴在天眼血晶上,最后抛进青铜香炉里。轰

   ——

   刹那间。青

   铜香炉爆发出一股璀璨夺目的光芒。将

   神台笼罩住,形成一道天然屏障。

   落风影看着四周的光芒,嘴角是苦涩的笑,“你终究还是启动了混沌天地炉,你要是没有恢复记忆,又是怎么会知道这里的?”

   “本来我是不知道的,在回去我家的时候,我才知道我们的命是绑在一起的,只有混沌天地炉才能毁灭我们。”“

   原来那天你要回去你家,是为了找杀死我的办法。”落风影苦涩的笑。“

   是。”“

  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,我以后不会逼迫你做什么,也不会伤害你身边的人,更可以放过战无极,只要你待在我身边。”落风影满脸期待的看着她。南

   宫浅突然笑了起来,“落风影,你也还有一个选择,放弃我,不要逼我和你在一起,以后我们还是朋友。”“

   让我看你和战无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?”落风影表情慢慢变得难看,眸光越来越森冷。这

   是他最不能接受的!“

   我和他本来就很幸福。”南宫浅淡淡道,即而转身看向青铜香炉。混..

   沌天地炉已经启动。

   很快,他们就会被吞噬。

   “我不会做那个选择。”落风影冷冷道。“

   你一直在骗我,因为七杀根本没有死,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?”南宫浅语气清冷的说。落

   风影身子僵了僵,她,她是怎么知道的?

   南宫浅笑了笑,“我没法再信任你。”“

   浅浅,我,不是的,就算他没死,我也不会让他再作乱。”落风影立刻解释着。

   “说来说去,你就是不信任我,防着我,不过以后不需要了,混沌天地炉已经启动,我们再也不需要防着对方。”南宫浅神色平静的说。或

   许是心里早就做了决定。这

   会儿她倒淡定了很多。她

   已经感应到神台里爆发出很多力量,正一点点朝她涌来。落

   风影脸色白了白,神情痛苦万分。

   “浅浅,不要!”

   突然,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远处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