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楚很着急,他一直摇头,蓝冬至给他的钱不少,得有好几千。

蓝冬至胡乱揉了一把小楚的脑袋:“行了自己拿着吧,这点钱对我来说,都不算钱,你不准拿出来啊,你要是敢拿出来,我真的会打哭你!”

小楚眼眶泛红,眼巴巴的看着蓝冬至。

蓝冬至笑了:“在鸯鸯这工作,你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,可以安心在这儿待着!”

她继续道:“我已经跟鸯鸯说了,回头她教你做菜,你还年轻,不能一辈子打杂,想要生存,总要学一门手艺才行,等你学会了,以后想自己开饭馆也行,想在鸯鸯这儿做厨师也行,赚钱肯定比现在多,就算是结婚了,也能养活一家子。”

小楚忽然抓住蓝冬至的胳膊,眼眶里泛着泪水。

蓝冬至笑笑抬手拍拍他的头。

“好了,把碗刷完就回去吧,后天早上准时来上班,你们新老板,肯定要发红包的!”

她转身要出去,但是小楚还抓着她胳膊不松开。

蓝冬至拍拍小楚的手背:“好了,天不早了,这一天天的,我可是真的累死了,得赶紧回去休息了。”

小楚还不放开……

这个时候,辣条从外面跑出来:“冬至阿姨……”

清纯学生美眉明眸皓齿小清新

冲进来后,发现两人之间气氛似乎是不太对。

辣条挠挠头:“我……来的不是时候吗?”

蓝冬至笑着抽出自己胳膊,弯腰捏了一下辣条的小脸:“小家伙,整天乱想什么呢?”

辣条看看她,又看看情绪明显不对的小楚。

“我忽然觉得,其实冬至阿姨,你和小楚哥哥也挺般配的……”

蓝冬至扬起手,在辣条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:“我打你哦,你叫我阿姨,却叫他哥哥,想搞事吗?”

辣条摸摸鼻子:“我认真的呢!”

蓝冬至牵起辣条的手,往外走:“我等会儿得跟你妈妈说,不能让你整天乱看那些狗血电视剧!”

辣条:“那些把观众智商按在地上摩擦的狗血剧,我才不喜欢看呢,那是因为奶奶喜欢,我陪她看的。”

蓝冬至:“哦……你的意思是奶奶的智商……”

辣条赶紧道:“不是不是,我什么都没说……”

两人走出了后厨,小楚咬咬唇,从口袋里摸出厚厚的一沓钱。

他缓缓握紧钱。

走之前,莫鸯鸯亲手在店门前挂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——老板娘今天大喜,歇业一天!

挂好牌子,莫鸯鸯才满意的离开。

……

一夜安静,天亮!

今天日子虽然不错,但是天气却不怎么好,又一波寒流来了,灰蒙蒙阴沉沉的,似乎要下雨。

莫鸯鸯今天起了个大早,给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。

早饭后,她欢欢喜喜换上上次买的新衣服,跑去问蓝冬至:“冬至冬至,我好看吗?”

蓝冬至竖起拇指:“特别的好看!”

莫鸯鸯拉着她手:“走陪我去领证!”

蓝冬至叫住她:“鸯鸯……”

“嗯,怎么了?”

蓝冬至笑道:“五年后能再见到你,我很开心,看到你无事,为你高兴,看到你能找到自己幸福,我也很幸福!”

先更三张,我继续肝~~~

发现一件重要的事,我好像两天没求票了,这不正常………………月票推荐票,都投起来好吗好吗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