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和风抽了抽嘴角,迎风泪?

苏盼卿也觉得自己失态了,强行压制住自己纷乱的内心情感,她把眼泪擦干,有些无措地看着别处。

孟离觉得吧,苏盼卿还是妆容太淡了,才敢这样哭。

苏盼卿是那种挂着淡淡妆容,舒适自然的感觉。

而自己则是沿用了委托者的风格,委托者化妆稍微浓一些,更有气场一些。

如果苏盼卿画着浓妆,想到自己妆花的样子,指定不敢这么哭,不过也不一定,真情流露的时候,挡都不挡不住。

碰见了也不要紧,相爱更好。

孟离眼中划过一抹浓重的恶意,一闪而过,随后再次对苏盼卿说道:

“要不咱们去看医生?”

苏盼卿慌张地摇了摇头:

“不,姐,我没事。”

孟离哦了一声,说道:

温馨迷人甜美少女笑容治愈人心

“我跟我未婚夫要去吃饭,你,要不要一起?”

话虽出,但诚意缺了点。

苏盼卿却没在意什么诚意不诚意的事情,她只听见未婚夫三个字。

犹如晴天霹雳,劈在了苏盼卿头顶,她瞪大眼睛看着秦和风,眼泪抑制不住再次从眼眶滚落出来。

未婚夫?

他成了别人的未婚夫?

为什么不等等她,她已经来了啊!

苏盼卿内心道不尽的痛苦,整个人大受打击,身体晃了晃,咽了一口唾沫,仿佛这口唾沫是无尽的苦涩,咽得非常艰难。

孟离关切地问道:

“卿卿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咱们还是去医院吧。”

总之孟离比较执着带苏盼卿去医院。

她没爱过人,更没有这么深刻的去爱过人,对于苏盼卿这么激烈的反应,不是特别理解。

“不,我真没事。”

苏盼卿又开始擦眼泪了,看孟离盯着她,有一种再呆一秒就要被拉到医院去的感觉。

她又连忙说道:

“我还有事,抱歉,我得先走。”

她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悲伤,又仓促。

孟离担忧地说:

“咱们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吗?”

苏盼卿摇摇头说不了,便仓皇地逃离了这里,背影颇为萧瑟。

留下孟离跟秦和风在原地,秦和风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,待苏盼卿身影消失在这里的时候,秦和风才对孟离说道:

“你这妹妹……?”

有点莫名其妙?

孟离摇摇头:

“不知道她怎么了。”

秦和风问道:

“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孟离:“可我感觉她现在比较排斥别人。”

秦和风微微叹气:

“好吧。”

“咱们去吃饭吧。”

不太愿意为此再费神了。

他们走了,在他们走之后一会儿,苏盼卿又出现在那里,她一直没有走,只是找个地方默默流泪。

晚上的时候,孟离回到家已经很晚了,苏盼卿在家里,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出来。

所以孟离并没有打算去扮演一个知心姐姐加情感专家的角色。

而是洗了澡,开始辛苦修炼。

现如今身体已经储存了一些灵力了,但离她想做的的事情,还有一段距离。

没人安慰苏盼卿,苏盼卿也能自我调节过来。

能控制自己那强烈炙热的情感不随时流露出来之后,她就开始在孟离面前打听秦和风的事情了。

她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,怎么相爱的,一副非常有兴趣听的样子。

孟离微微一笑,挂着甜蜜的笑容说道:

“我们当时,是彼此吸引的,可以算是一见钟情吧。”

“说起来当时还是他主动追我的,给我布置了特别浪漫的场景,你知道嘛,女人都喜欢花,当时好多花瓣,从上面撒下来,那一瞬间,我觉得太幸福了。”

看苏盼卿的表情有点发青,孟离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她不管不顾继续说道:

“当时我们在一起之后,他高兴的像个孩子,还说这一辈子,下一辈子,都会对我好的。”

苏盼卿听到下一辈子,脸色更是发青,她胸腔里翻滚着浓重的悲哀。

又是下一辈子,难道忘记了上一辈子给她的承诺?这辈子就来承诺别的女人了?

关于下一辈子,自然是孟离胡编乱造的,秦和风对委托者,还真没说过这种情话。

她像是沉浸在回忆甜蜜里无法自拔,又喋喋不休地说:

“其实和风真的很优秀,如果有下辈子,我应该也愿意跟他在一起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找到他,如果找到他的时候,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怎么办?”

孟离脸上挂着深深的担忧,转而盯着苏盼卿问道:

“你说我该怎么办。”

苏盼卿铁青着脸,摇了摇头: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堂姐是在担忧下辈子的事情,而这个问题眼前却摆在她的面前,她该怎么办?

都是堂姐的未婚夫了,难道自己要抢过来吗?

抢?怎么能算抢?

苏盼卿心里嫉妒。

如果真的有前世今生的话,那上辈子也是秦和风跟她许诺了,如果要实现诺言,也该分个先来后来,先实现对她的诺言才对。

他们是相爱的,秦和风只是忘记她了,所以堂姐才是后来的,算是第三者吧。

看苏盼卿眼神格外复杂,孟离又叹气道:

“哎,本来说婚礼简单一些,秦和风非要这样那样,说要给我一个最盛大的婚礼,说要我做最幸福的新娘,可我真的不想搞得那么复杂。”

孟离看起来颇为苦恼,在苏盼卿耳朵里就是赤果果的炫耀。

她终于是忍不住了,站起身来,走了几步,背对着孟离说道:

“姐,我突然有点不舒服,先去休息了。”

孟离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,声音是关切的:

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喜欢听,就多听点吧……

诛你的心。

也不过是浪费点口水的事情,孟离还没吝啬到这个程度。

其实现在孟离对任务的态度比之前更加认真,更愿意做更多让委托者满意的事情或细节,毕竟评分八十才算完成。

再说她也想拿货真价实的一百评分,跟任务奖励挂钩。

实在是,到了五星,还是发现自己进步不大大,积累的资源太少。

这让她心中慢慢有了紧迫感,如果没有别的方法获得资源,那尽心尽力做好每个任务,也算是另外一种累积资源的办法。

只是稍微慢一些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