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虎越野车急刹,停在路边,陈勇跳下车,拔枪,这时候,孔学兵已被几个小弟抬入轿车后座。

砰砰砰!

陈勇连开三枪,却未能阻止两辆轿车逃离。

两辆轿车绝尘而去。

陈勇望着远去的两辆轿车,不怒反笑,掏出手机打电话,电话打通,他道:“您吩咐的事情已办妥。”

金家大宅里。

金广川听完陈勇的汇报,挂断电话。

以他对孔学兵的了解,狗急跳墙后,一定不放过最恨的人,眼下孔学兵最恨的人,必然是苏昊。

苏昊。

已非昔日的苏少。

丧失逆天战力,对上一帮有枪的亡命徒,凶多吉少,何况他还备了后手,不杀苏昊,他不放心。

金家的把柄,岂能被活人捏着。

清纯可人的向阳花仙

“让东山那边马上清除孔学兵的势力。”

金广川扭头吩咐四儿子金航。

金航点头,起身去打电话。

做戏做套,就算姓苏的小子这次不死,也挑不出金家的毛病,老奸巨猾的金广川想罢,冷冷一笑。

连通城南体育场的主干道上,两辆轿车疾驰。

“兵哥,我们去体育场干嘛?”

“杀姓叶的小子。”

孔学兵提及苏昊,呲目欲裂,违逆金家,意味着他将一无所有,得亡命天涯,但在跑路前,必须弄死苏昊。

他沦落到今天这地步,拜苏昊所赐。

“那就干他,兵哥你看这是什么。”

坐在轿车副驾驶位上的小刚,说着话把放在腿上的黑色手提包拎起来,递给坐在后面的孔学兵。

孔学兵接过手提包,拉开拉锁,不禁一愣,手提包里居然装着七八支手枪、几颗手雷,还有大量子弹。

“哪来的?”

心惊不已的孔学兵问小刚。

“我们几个上车时,在车后座发现这个手提包。”

小刚如实回答。

孔学兵越发诧异,谁平白无故会把一包军火扔在他小弟的车上?

不过眼下孔学兵顾不上想太多,有这么多军火,他自信能弄死苏昊,之后带着死忠马仔越境,去黑三角。

他们这些人,敢打敢杀,又有枪在手,在黑三角立足不难。

两辆轿车疾驰十多分钟,抵达体育场,孔学兵和六个心腹马仔先后下车。

“干完这事,咱们兄弟就得逃到境外,去黑三角闯荡,如果谁觉得风险太大,现在可以退出。”

孔学兵环顾六个心腹马仔。

“誓死追随兵哥!”

几人气势汹汹嚷嚷。

“好!”孔学兵见没人退出,很是欣慰,对小刚道:“把枪和子弹发给兄弟们。”

孔学兵和这些心腹马仔都在正规射击场玩过真枪,对枪不陌生,拿到枪后,一个个熟练摆弄。

随后,这群亡命徒走入体育场。

城南体育场,是省城新建的体育场,位置偏僻,由于资金不到位,未能按期完工,且已停工半年多。

接近完工的体育场,只有几个民工看着,空旷而冷清,苏昊站在主席台上,孤身一人,形单影只。

因左小腿中弹而一瘸一拐的孔学兵,带人从毗邻主席台的五号入口进入体育场,来到看台上,一眼看到苏昊,苏昊扭头,也看到孔学兵。

苏昊皱眉。

“去死吧!”

孔学兵咬牙举枪,扣动扳机。

小刚更狠,直接扔出一颗手雷。

轰!

手雷爆炸,金属破片纷飞。

原本可以抢在手雷爆炸前把手雷踢回去的苏昊,飞身跃下主席台,他要把孔学兵完好无损交给大军。

孔学兵等人有枪在手,无所畏惧,冲下看台,要近距离射杀苏昊。

塑胶跑道上。

苏昊站着不动,等孔学兵带人围上来。

“你们别开枪,我要亲手毙了他。”

孔学兵没让马仔开枪,换了个弹夹,瞄准苏昊眉心。

几个马仔不敢掉以轻心,仍举枪瞄着苏昊。

“甭管你多厉害,多牛逼,终究得死在我手里。”

孔学兵狞笑,狰狞面庞透着几分得意,继而扣扳机,就在这一刹那,苏昊动了,一下跨过十几米距离,欺到孔学兵面前,出手夺枪。

孔学兵手中的枪尚未打响,就被苏昊夺下。

苏昊夺枪后连开六枪。

孔学兵的六个马仔来不及躲闪或开枪,就被爆头。

当冷冰冰的枪口戳住孔学兵眉心,孔学兵才反应过来,不是孔学兵反应慢,是苏昊动作太快。

苏昊面无表情道:“你如果不动大军的亲人,还能多蹦跶几天。”

“少废话,开枪啊!”

孔学兵歇斯底里吼苏昊。

一败涂地,这货也不想活了。

“想死,没那么容易,我会把你交给大军。”

苏昊说完这话,要打晕孔学兵,忽然心生警兆,赶紧抬脚踹开孔学兵,同时后仰。

砰!

这是大口径狙击步枪特有的响声,略微沉闷,不够清脆。

若非苏昊的直觉太敏锐,这一枪足以把苏昊和孔学兵都撂倒。

堪堪避开灼热弹头的苏昊,听声辨位,抡胳膊将手中的枪甩出去,纯钢手枪旋飞近百米,砸中潜伏的狙击手。

摔在塑胶跑道上的孔学兵,都被苏昊的恐怖臂力震撼到。

碰上这么变态的对手。

他不败才怪。

手枪有效射程五十米,超过五十米,尤其超过一百米,射击精度和威力大打折扣,甚至无法击穿木板。

苏昊索性把枪当暗器扔出去。

对这牲口而言,这么做远比开枪射击更具杀伤力。

狙击手没死,只是被砸晕过去。

虽然苏昊认定是金家在高鬼,但留个活口问清楚,总比无凭无据好。

轰鸣声由远及近,一架军用直升机飞临体育场上空,缓缓降落。

直升机落地,舱门打开,周铁峰率先跳出机舱,后面跟着赵川、赵大军,以及红剑突击队两名荷枪实弹的队员。

大军见苏昊安然无恙,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,而后他盯着倒在地上的孔学兵,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。

“苏少,这个人能不能交给我?李公要动金家,需要有力的人证物证,使某些人无话可说。”

周铁峰直接要人。

苏昊本就要收拾金家,现在李公要光明正大动金家,更好,他看向大军,孔学兵是大军的仇人,如果大军执意亲手报仇雪恨,那他只能驳周铁峰的面子。

大军咬牙,双拳关节叭叭作响,仇人近在眼前,他杀机毕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