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,最快更新大千劫主最新章节!

峡谷血光激射,把整片天地都照亮开来,恐怖的能量流转,时空已然被定格。

牧魂人狂笑出声,自从这道莲出世之后,他之前的淡然与深沉都不见,有的只是那激动到极致的扭曲。

“这阵法我足足刻了几十年,花费了无数心血,才到达封锁时空的地步,就算是神阶也难以挣脱。如今,总算是派上用场了!”

他身黑气澎湃,不禁朝溯雪看来,只见她身体不断散发着道韵,心口之中的道莲清晰可见。

死之极尽转化而出的天地通心道莲,如此奇珍,岂能被他人夺去?

就算是有缘人又如何?它终究还是该属于我。

他狰狞狂笑,身影顿时朝溯雪飞去,那手中的灯笼不断散发着红光,像是有一股无穷的吸力,要把那株道莲给硬生生吸引出来。

此刻时空暂停,唯有他可以置身事外,韩秋等人只能看着他的手朝溯雪抓去。

而就在此时,忽然一声暴喝响彻天地,只见流川子身魔纹不断扭动,瞳孔之中血浪滔天,身魔气膨胀到极致,然后如滔滔怒水一般,轰然朝四周卷去。

只见四周空间扭曲,如镜面一般不断崩碎,他身影一动,顿时拔地而起,一掌朝牧魂人拍去。

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

牧魂人连忙朝前划出两笔,以笔为剑,划出数道恐怖的光芒,堪堪把流川子的元气挡住。

他不禁惊道:“怎么回事!竟然不受时空阵法控制!已有道?”

流川子悬于虚空之巅,淡淡打:“我成就魔神之阶,自然有道,这片时空锁不住我的力量。”

他说话的同时,眼神再次变得杀意凛然,竟然直接朝牧魂人扑去,这是抢夺道莲最大的威胁。

牧魂人发出一声怒吼,不禁厉声道:“好!既然时空已然锁住,我便先杀了,再取这通心道莲!”

他右手执笔,左手提灯,像是一个地狱的判官,裁决着万千灵魂的生死。那毛笔在虚空一划,只见一道恐怖的血光顿时朝前蔓延开去,几乎都要把虚空撕裂,挡住流川子惊天一击。

两人的身体在空中不断闪动,每一次闪动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,血河巨浪滔滔,岩壁不断坍塌,巨石落入凝固的时空中,瞬间便不动了。

像是刻意避让着凝固的时空,两人的身影越打越远,不断往上,传来一声声爆炸,而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天眼虎死死盯着那闪着红光的阵眼,心中却是急切无比,这时空阵法总共一百零八个阵眼,每毁去一个,凝固的空间便解放一分,若是部毁去,众人必定可以出来。

这时空阵法不是防御阵法,外部的阵眼极为脆弱,恐怕生死境强者的元力都能击碎。可偏偏问题在于,时空已然被锁住,自己等人连元气都停止了流动,想要动手打碎阵眼,几乎就是痴人说梦。

更重要的是,几人呼吸停止,心脏停止跳动,所有的机能都停止的运转。虽然已然过了极变之境,身体已然经过了元气改造,但长时间的呼吸停滞,必然是要出事的。

甚至……这两人要是分不出胜负,那么几个时辰之后,自己等人可能会被活活憋死。

现在唯一的希望,只有寄托在辜雀身上了!

他不受天地时空压制,属于外域之人,自然可以走出凝固的时空,打破这恐怖的阵法。

但是这个小子,似乎正处于最关键的时期,若成魔,万劫不复,若超脱,必然有所领悟。

要醒来,恐怕还需要时间啊!

想到这里,天眼虎忽然心头涌出一股恐惧,只见前方峡谷忽然光亮一片,一股强大到极致的剑意在刹那间传遍天地,如潮水一般在四周不断激荡。

下一刻,十数道长达千米的恐怖剑芒已然朝着这边激射而来!

不朽剑光!不朽剑光竟然在此时飞来!

一时之间,天眼虎、韩秋和溯雪都吓得魂不附体,这剑光要是准确的刺在众人身上,那一切都完了!

惊天动地的白光照亮滚滚血河,恐怖的剑意不断激荡,速度快到极致,顷刻之间已在众人跟前。

不对!这角度!天眼虎心中已然大叫出声。

只见这一道道纵横千米的剑光从众人头顶飞过,那无与伦比的气势几乎无法形容,而恰恰其中的一道剑光贴着岩壁擦过,一瞬间竟然斩破了十数个阵眼!

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巧合!只见时空阵法血光一阵扭曲,然后一道道血光溃散,时空阵法竟然裂开了一大条口,一片区域终于解脱了出来。

溯雪重重出了口气,只觉身的机能终于恢复过来,那能够控制身体的熟悉感觉竟然令人如此踏实。

她抬眼一看,只见红光的区域依旧把天眼虎几人笼罩着,而时空阵法天眼虎懂,但溯雪不懂,她完不知道所谓阵眼,只能焦急地想着办法,却无法动手。

天眼虎比她更急,明明什么都知道,但就是表达不出去。

而就在此时,忽然一道黑影从右方岩壁骤然窜出,速度快到极致,一掌卷起澎湃的元气,朝溯雪猛然拍来。

溯雪心种道莲,敏感至极,身影在刹那间闪出数丈,躲开这出其不意的偷袭。

她脸色微变,抬眼一看,只见这人披头散发,身浴血,脸色神情扭曲,竟然是吕家四兄弟之中的老二,吕腾风!

仔细一看,只见他右边衣袖空空荡荡,显然是右臂已被斩去,而且腰间裂开了一道大口,那肉壁不断蠕动,看起来狰狞无比。

吕腾风死死盯着溯雪,咬牙道:“想不到吧!想不到我吕腾风还活着吧!大哥不见了,三弟四弟都死了,就我还活着!”

他眼中透着惊天恨意,厉声道:“吕家没了,我兄弟四人就我一人活了下来,这一切都是拜们所赐!”

溯雪一脸淡然,缓缓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,们若是不与地州皇室对抗,自然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。”

“很好!自作孽!不可活!说得好!”

吕腾风咧嘴一笑,吐出数口鲜血,狰狞道:“我现在就让知道,什么叫做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他右脚一跺,在地上踏出一个恐怖的凹坑,身影如剑一般朝溯雪而来。

虽然身受重伤,虽然断了一臂,但吕腾风终究还是轮回之境的强者,那股强大的气势爆发开来,顿时把溯雪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溯雪身影连连退后,打出一道道青色的道韵,却被吕腾风一掌击碎。

他厉声道:“只要我拿到了心中的道莲,所有的伤势都可以恢复,甚至还可以长出右臂,功力再上一个档次!”

说话的同时,一道道白色的元气不断激荡,化作一道道掌印劈向溯雪。

溯雪靠着身法闪躲,终于避无可避,力一掌迎了上去。

身道韵弥漫,青光闪烁,却被强大的轮回罡风猛然掀翻,一股无法阻挡的元气袭来,令她身影顿时倒飞而出,重重摔在地上,不禁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她毕竟是生死境初期,还完无法与轮回初期的强者一战,哪怕吕腾风已然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而也正因为元气即将枯竭,吕腾风果断无比,招招狠辣,狂暴的元气不断掀起满地碎石,如子弹一般朝四周激射开去。

溯雪口吐鲜血,又被一掌打在了地上。

吕腾风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,清淡如水的面庞,不禁狞笑道:“若不是时间紧迫,老子非玷污了!交出道莲来!”

他说着话,一掌猛然再次拍来。

溯雪踉跄退后,脸色苍白无比,口鼻溢血,喘着粗气道:“痴心妄想!”

“哼!那我便杀人取莲!”

吕腾风厉吼一声,大手一挥,直接一掌朝溯雪天灵盖而去。

强大的元气袭来,仿佛已然锁定了自己,这一刻,死亡竟然是如此的清晰。

或许自己能活下来,本身就是个奇迹,若不是当年师傅恰好经过那条河,恰好看到了自己,恐怕自己三十多年前便死了。

死便死吧!这么多年来,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直面临着死亡的威胁?

也早已受够了!

只是辜雀……自己还没有看到他真正成长起来,还没有看到他掩盖天机,还没有看到他完成夙愿。

想到这里,她忽然眼泪滚滚而下,人生多悲,她早已习惯,只是这一次为什么如此心痛?

舍不得他吗?是啊!这么多年来,真正用心对自己好的人有几个呢?

师傅利用自己实现权势之梦,同门嫉妒自己的天赋与美貌,正阳子想要拿自己当炉鼎。

这个世界如此之大,但似乎所有人又如此不堪,利益,欲望,把一个个灵魂部扭曲。

即使是在神都学院,也有无数的勾心斗角,学生的争斗,老师的夺权,一些都是那么肮脏。

真正对自己好的,也就轻灵那丫头而已。

还有辜雀……

在无数扭曲的灵魂之中,他让自己看到了另外一种生存状态,原来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呀!可以为了亡妻去面对一切的阻力,徒步万里,挑衅神族,只为了那一丝丝几乎看不到的期望。

他让自己知道,原来这世界还是有很可爱的人的,原来并不是那么绝望的。

自己知道了,所以也离不开他了,情更不知何时种,不知缘由不知因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

再看他一眼吧!溯雪就算是死,最后一眼看到的,也必须是他!

这一切的思想只在电光石火之间,在死亡面前,或许时间都不重要了。

她回头,朝辜雀看去,她希望看到那一张坚毅的脸,足以让自己欣喜,让自己流泪,让自己付出的一张脸。

然后她愣住了,因为那个地方空空如也,竟然已看不到了辜雀的身影!

她豁然回头,朝前一看,看到的不是吕腾风的手掌。

那是一道伟岸的身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