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离笑了笑,要说豪门对女婿的要求高也不高。

高呢,是要求家世地位能配的上。

不高呢,就是感情要求上,没要求一定要多少爱。

严承俊走了,江父才支着个脑袋瞅了一眼孟离:

“没事吧?”

孟离摇了摇头,扫了一眼江父,江父中年有些微微发福,不过外表来说算是儒雅的。

江母说道:

“女儿住院几天了,你才来看。”

江父说道:

“最近忙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江母哼了一声,江父对着江若溪说道:

“若溪啊,你刚下飞机,饿不饿,爸爸带你吃饭去。”

猫咪少女纯真甜美的清晨图片

江若溪看了一眼江瀚,小心翼翼地看了江母一眼说道:

“这样行吗爸爸?”

江父:

“有什么不行的。”

说话的间隙看了一眼江瀚,江瀚冲着江父一哼声,一扭头,傲娇的模样让江父笑了。

“让我抱抱来。”

江瀚一本正经严肃脸摆摆手:

“我已经是男子汉了,才不需要人抱着。”

江父笑的一脸慈祥:

“好好,小小男子汉,想吃什么呢?”

江瀚冲着江若溪说道:

“女人,你想吃什么?”

江若溪刮了刮江瀚的小鼻子,江瀚佯装生气:

“你这女人干什么呢。”

江若溪又笑,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聪明,觉得什么都值得了。

江父也没问江母和孟离去不去,三个人就朝着外面走,江母翻了个白眼。

现在怎么有时间带着去吃饭?

不是忙得很。

好巧不巧被江父看到,江父表情掠过一丝不爽,也没做声,就出去了。

孟离宽慰江母:

“妈,你不痛快什么呢?”

江母:“你说我不痛快什么呢?”

孟离笑:

“随她去。”

江母瞥了一眼孟离:

“事情没落你头上,你就不知道痛,江若溪别看成天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,其实心眼特别多。”

孟离附和了江母几句,不附和难道唱反调吗?

反正江母心里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之后两天也没人来看孟离,到了出院这天,江母临时有事走不开,告诉孟离就由严承俊接她。

之前都天天来呢,孟离估计江母想要让她与严承俊单独相处。

不来当着电灯泡。

但是江若溪,居然跑来接孟离出院。

孟离表示很无语,她们的关系难道很好吗?

江若溪带着那小萝卜头,大概是走到哪里带到哪里。

孟离已经办好了手续,坐在走廊等着严承俊,江若溪两母子跟孟离大眼瞪小眼。

气氛一时很尴尬,江若溪只能找话给孟离聊,别的没什么说的,她说国外的生活。

委托者出国旅游过,没有在国外生活过,不知道的还以为江若溪在炫耀呢。

孟离听得兴致缺缺,但是江若溪仿若没感觉到似的,一直在孟离旁边说来说去。

孟离一直看时间,严承俊这迟到也太严重了吧。

江若溪在描述国外,还在祈求世界和平,江瀚也在一旁巴拉巴拉。

孟离实在不喜这种不会看人脸色的人,听得实在有些烦了,像是苍蝇嗡嗡嗡。

孟离:

“闭嘴。”

江若溪和江瀚同时愣了一下,活跃得不得了的江瀚一下子就委屈起来。

他对着江若溪说道:

“妈咪,你说这个女人很好的,我看不是这样,妈咪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”

孟离面无表情。

江若溪弱弱地喊道:

“姐……”

“你们怎么了?”严承俊的声音响起,他看向三人,江瀚冲着严承俊说道:

“这个女人凶我妈咪。”

他的小手指着孟离。

孟离回头看着严承俊,呵呵一笑,早不来晚不来,一来就看到她凶江若溪,真是好巧。

严承俊看了一眼孟离似乎在等孟离解释。

江若溪脸上还有些茫然无措,很无辜,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孟离说道:

“来了?”

严承俊:“嗯,来晚了。”

孟离说道:

“行吧,走。”

她先站起身,手上有一个包,装的有些小鼓,其实就是一些衣服,并不沉。

严承俊跟她并排走。

江若溪不知道跟江瀚嘀咕了啥,江瀚才不说话,然后追上了孟离,伸出手就要抢孟离手中的包。

她说道:

“姐,我来给你拿吧。”

孟离:“不用。”

江若溪说道:

“姐,你不要怪我了,让我给你拿吧,你是病人。”

孟离:“我怪你什么了?”

江若溪抿抿嘴,说不出个所以然,她说道:

“我来帮你拿。”

孟离松了手,道:

“那谢谢了。”

江若溪手里拿着包,飞快的看了一眼严承俊,然后就又去拉江瀚。

严承俊对着孟离说道:

“讨厌你这个妹妹?”

孟离:“怎么了?”

严承俊说道:“没怎么,就是这种身份其实也挺可怜了,出生也不是她自己能选择的。”

孟离看了一眼严承俊:

“哦。”

严承俊似乎也感觉自己说的不太对,他补充道:

“别为了别人气坏了自己的身体。”

孟离还是哦了一声,严承俊没话了。

也就是严承俊没有一个私生子弟弟,才说的这样轻飘飘。

严承俊的霸道总裁范一般就是面对自己讨厌的很的人,或许很喜欢的人才会表现出来,其余人还算正常吧。

现在有耐心给她说教,还是严承俊与江若溪清未到情深处。

到了深处就是想方设法让她倒大霉,看她就跟看垃圾一样。

他们在前面走着,一会儿严承俊停下脚步,看向后面,孟离也跟着看了过去。

只见江若溪提着包,还抱着孩子,看着就很辛苦的样子。

要知道江若溪平时就不抱孩子走路的,现在这可怜的,活脱脱的像是孟离虐待了她。

严承俊一把从江若溪手中抢过包,江若溪呀了一声,瞅着严承俊,小声地问:

“怎么了?”

严承俊拧着眉头:

“好好抱孩子。”

然后就转身继续走,孟离这一刻感觉自己像是不存在了。

到了车前,孟离打开副驾驶的门正打算坐进去,江瀚也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地,一溜烟就钻进了副驾驶,江若溪站在一旁好尴尬的样子。

孟离对着江瀚说道:

“小孩子不适合坐副驾驶知道吗?”

江瀚说:

“大妈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